<span id="f67yg"><output id="f67yg"></output></span>

      <track id="f67yg"><i id="f67yg"><code id="f67yg"></code></i></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業務交流 > 正文

      查辦借貸型賄賂犯罪應如何收集證據

      發布時間:2021-09-01 08:56:22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分享

        賄賂類犯罪案件中,言詞證據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這類案件的查辦對口供有較強依賴性,故證據的穩定性較弱,翻供風險較大。近年來,借貸型賄賂頻發,行為人將財物往來謊稱為借貸關系,以借貸之名行賄賂之實,極具迷惑性和隱蔽性。在無法獲取真實口供的情況下,旁證的有效獲取成為定案的關鍵,這對查辦該類型案件提出了新的挑戰,也對調查取證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了對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借為名向他人索取財物,或者非法收受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可通過分析行為人主客觀若干要素進行綜合判定,從而剝開“借”的偽裝。在監察調查實踐中,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好取證固證工作。

        圍繞職權做實基礎工作。借貸型賄賂犯罪本質是受賄人利用職務便利為行賄人謀取利益而進行的權錢交易。在取證工作中,除調取受賄人職權相關的主體材料,還應聚焦雙方實際業務往來情況,調取有關業務合同及內部審批材料,還原受賄人在其中的履職過程,從而發現可能存在的請托事項。另外,要注重理清行賄人業務進程中的各時間節點,分析借貸時機與業務事項發生時間的契合度,同時關注受賄人職權內容的變化。例如,在案件查辦中,時常出現受賄人以履行了正規招投標程序為由,否認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的情形。對此,筆者認為應對招投標過程進行剖析,注重發現其中可能存在的串標、圍標等違規謀取競爭優勢行為,找到職權與競爭優勢之間的聯系,圍繞職權完善調查取證。

        深挖細節豐富言詞證據。案發之前,行受賄雙方可能已形成攻守同盟,對于財物往來的供述均趨向于為借貸關系。此時,關于言詞證據的收集應轉換思路,縱向橫向協同發力打開局面,獲取定案的基礎證據。縱向上,要從行受賄雙方言語中挖掘借貸的細節,除核查雙方關于借貸事由、歸還計劃、商議過程的供述是否穩定一致外,還要通過雙方此前交往情況及經濟往來情況分析借貸的合理性及必要性,要掌握“借方”有無歸還的意思表示及實際行為、未歸還的原因及歸還能力,摸清“出借方”的心理訴求、有無催還行為等情形,在全面記錄細節的基礎上綜合研判,將矛盾點逐個擊破,還原出真實的情形和雙方主觀心態。橫向上,通過詢問行受賄雙方的家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相關人員,對雙方的處事風格、日常交往及經濟背景等情況進行整體了解,從側面對借貸行為的真實性進行判斷,進而明晰利益輸送的本質。

        供證結合收集實物證據。查明財物往來是賄賂犯罪取證工作中的關鍵,結合行為人供述,應及時妥善固定相關實物證據。一方面,對于“借用”房產、車輛等財產的,應及時調取有關財產的購買憑據、權屬證明,調取物業登記、水電費、燃氣費繳納信息等反映房屋實際使用人情況的書證,調取交通違章、車輛維修信息等反映車輛實際使用人情況的書證。在錢款問題上,通過調取銀行交易明細查清“借款”去向,判斷與行為人供述的借款事由是否吻合,考察其是否采用掩蓋真實來源的方式進行錢款轉移,并可通過后續錢款交易情況判斷有無真實的還款行為或意思表示,以此佐證借貸關系是否正常。另一方面,針對部分行為人提出的訂立借據或設置擔保的情況,應及時調取書面或電子憑證,通過調取通信記錄、聊天記錄、存儲記錄等方式確定文件的真實形成時間及制作過程,并注意收集行為人為逃避查處而制造的再生證據,結合供述確定借貸關系是否真實。實踐中,一些行為人在聽到辦案機關對其查處的風聲后謀劃制作假借條,甚至予以錄音。辦案機關要抓住這些欲蓋彌彰的行為,充分收集實物證據,發現供證不符之處,通過側面印證使之成為定案的有力依據。

        規范程序確保證據合法。借貸型賄賂犯罪成案的關鍵在于基礎事實真實有效,進而通過基礎事實與判定事實之間的內在聯系,獲取高度蓋然性的結論。在查證基礎事實的過程中,首先應確保取證的程序合法,避免非法證據排除的風險。在言詞證據獲取中,鑒于賄賂犯罪案件對口供的依賴,以及口供本身的不穩定因素,在避免逼供、指供、誘供的基礎上,要確保筆錄形成的完整性和連貫性,結合基礎事實記錄行為人的辯解,注意完整體現供證矛盾之處,詳細記錄行為人供述變化的過程及態度變化的原因。在實物證據的獲取中,應詳細注明所調取書證的證據來源,確保證據的客觀性、真實性。針對關鍵物證,應采用全程同步錄音錄像方式,在見證人的陪同下完整記錄取證過程。對于電子數據類證據的提取,要委托有司法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操作,在保持檢材原貌的基礎上,確保數據提取的原始性及數據來源的唯一性。(作者:黃天航 單位:北京市朝陽區紀委監委)


      (編輯:郝志國)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

      <span id="f67yg"><output id="f67yg"></output></span>

          <track id="f67yg"><i id="f67yg"><code id="f67yg"></code></i></track>

          ua